www.iifree.cn - 三笑网

首页 | 经典语录 | 名言警句 | 经典语句 | 励志 | 名人故事 | 祝福语 | 作文 | 文秘 | 社交礼仪 | 计划书 | 工作总结 | 工作报告
您的位置三笑网 > 经典语录 > 娱乐资讯 >

神门第七百一十五章 一笔化龙,咬

来源: http://www.iifree.cn   版权所有:经典语句
 

    近了,很近了!

  眼看着距离池孤烟越来越近,方正直的心里还真的是有一点儿小紧张,但是,这当然是影响不到他的。

  成大事者,必须有着过人的心襟。

  方正直并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心中可以撑船的宰相,可有一点儿他却还是有些自信的,那就是偷袭时绝对不手抖。

  “给我倒!”方正直的心里大喝一声,接着,一掌也直接就朝着池孤烟的后颈住闪电般的拍了下去。

  不得不说,这一掌很快!

  而且,池孤烟也并没有回头,从任何角度来看,都像是根本没有发觉一样,完全没有一点儿的抵抗。

  可是……

  方正直的这一掌,却还是停了下来,停在了池孤烟后颈处不足一寸的位置,再也无法向下一丝。

  “……”方正直的嘴巴动了动,他自然不是心软,而是他的身体在一瞬间,竟然有些无法动弹。

  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。

  事实上,方正直以前也经历过同样的处境,比如在对魔族半圣残阳的时候,他就被天道所禁锢,全身无法动弹。

  可是,眼前的这种禁锢却明显不同。

  这是一种完全来自于身体上的禁锢,并不是任何的道,也不是气流和空间的挤压,而是身体的一种麻木,或者说是僵硬。

  “凝!”

  一声清脆而又动听的声音在这一刻传入到了方正直的耳中,然后,他便看到了一张美艳而不可侵犯的面容。

  那是一道虚影。

  瀑布般的黑头长发,雪白的长裙,还有着闪烁着点点光华的蛇尾,这一切都告诉方正直,池孤烟反击了。

  当然了,也可以说她并没有真正的反击。

  因为,在池孤烟的口里发出这个声音的时候,她的手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那枝笔,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  她只是依旧专注,而且凝重的在白色的画卷上画着,那一道浓厚的墨痕已经四散开来,形成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龙首。

  “果然是要一笔成龙!”方正直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,也知道池孤烟是真的已经有了解开这第八重天的方法。

  而且,这个方法和他想得也是一模一样。

  第一重天是始,同样也是一,而第七重天,是万千变化,但也归入为一,那么,用一笔将“一”和“龙”完美的结合在一起。

  便是一个蕴含着第一重天到第七重天所有变化的循环。

  当然了,这种想法并非绝对,可是,在成功的机率上,却已经是方正直现在所能想到的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了。

  但眼前的形势……

  却有点儿尴尬。

  偷袭被发觉了,而且,还被池孤烟直接给禁锢了起来,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可以让人高兴的事情。

  更主要的是,池孤烟还没有停。

  还在继续书画。

  这也代表着,池孤烟对于这一切,早就有了心理准备。

  “果然,池孤烟这妞的心思,慎密得可怕!”方正直知道,这并不是说自己的演技不够好,而是,池孤烟的习惯决定了,她一定会留一手。

  怎么办?

  没有办法!

  只能硬破,因为,方正直现在已经没有时间,只要再过一小会儿,池孤烟的画便可以完成。

  到时候自己就只有输的份。

  可是,池孤烟的这个血脉天赋,真的很难弄。

  方正直曾经亲眼见过,池孤烟用一个“凝”字,硬生生的阻止住了九鼎山原门主天行的行动。

  而现在,这个“凝”字被用到他的身上,他才真正的感受到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“亲身体验”。

  全身的肌肉,变得完全僵硬。

  根本无法动弹。

  怎么会这样?

  方正直有些想不明白,任何的事情,都要讲究一个道理,毕竟,身体完全僵硬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夸张了一些。

  是什么原理?

  控制吗?

  不对,如果真的是控制,也不应该是身体变得僵硬啊。

  僵硬……

  等一下,身体如果真的变得僵硬,那血液又如何能继续循环,这同样有些不太符合常识和道理。

  可事实就是,自己确实感觉得浑身僵硬。

  有问题!

  难道是错觉?

  是了,是错觉!应该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错觉,大脑误以为僵硬,或者说是暂时被某种精神的力量压迫,而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。

  “明白了!”方正直的目光看向浮现在池孤烟背后的那个女人虚影,感受着虚影身上那种高高在上,不可侵犯的气势,一瞬间,他也明白了过来。

 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压迫。

  然后,在强大的精神压迫中,让自己的大脑传递出一种错误的判断,误以为身体变得僵硬而无法动弹。

  这样一想,方正直也明白了过来。

  可是,明白归明白。

  要真真正正的解开,或者说脱离出这股精神上的压迫,却又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毕竟,那是虚影女人身上的气势,太过于强大。

  浑然天成,与生俱来。

  仿佛整个世界都可以被她踩在脚下,这是一种源自于内在的强大气场。

  如果不是方正直的心里非常明白,这是池孤烟的血脉天赋,他甚至都有一种想要马上跪拜的错觉。

  “池孤烟这妞果然强得离谱,可是,自己同样不能输!”方正直的牙关一咬,心里也不断的强迫着自己相信,这一切都是错觉:“错觉,一切都是错觉,其实,我可以动,我没有被禁锢,我是在游泳,是的,我在游泳……我游啊,我游啊……”

  随着方正直的心里不断的念叨着。

  不知道不觉中,他也听到了一声声咔嚓咔嚓的声音,感觉上就像是僵硬的身体真的在水是游动一样。

  然后……

  他的手也触碰到了池孤烟的皮肤。

  这一切似乎都是在瞬间发生的事情,从方正直的心念电转,再到他开始“游动”,最后到手掌往前寸进,接触到池孤烟颈部的皮肤,中间的时间并不长。

  相反的,还非常的快。

  入手,细腻而是充满了弹性。

  而且,甚至于方正直还清楚的感受到,在他的手触碰到池孤烟皮肤的一瞬间,池孤烟的身体也明显的颤动了一下。

  “无耻小贼,我好心让你先试,你却故意装晕来偷袭我!”池孤烟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再次响起,但是,却依旧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容。

  “好心?要不是你现在想一笔画尽‘始终’,将所有变化汇聚成一笔,我还真的信你是一番好心!”方正直听到这里,也知道池孤烟应该是有些“慌了”,那么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现在其实便已经占据了主动。

  “没想到你居然也知道一笔画尽‘始终’。”池孤烟的声音似乎有些诧异。

  “哈哈,当然,如果我猜得不错,你在让我试第一笔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知道了吧?”方正直继续说道。

  “不,我是在你试第二笔的时候才知道。”池孤烟否定道。

  “你以为我会信?”

  “好吧,我确实是在你画第一笔后就知道的。”

  “终于承认了啊!”

  “是的,我承认了,所以,你一直都是故意装成不知道,然后,施以苦肉计,诱我上当的对吗?”池孤烟再次说道。

  “彼此彼此,你不是也是这样吗?”方正直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。

  “嗯,我失算了,上了你的当……可是,你这样从背后出手把我打晕,即使我输了赌约,我也不会服气,并不会尽心尽力的侍候你。”池孤烟继续说道。

  “怎么?你想反悔?”方正直一愣,他还真没有想过,池孤烟竟然会和自己耍起了无赖,这明显有点儿过份吧?

  “不,我不会反悔,我只有一点要求,正面一战,你就算要打晕我,也应该从正面朝我下手!”池孤烟解释道。

  “正面?”方正直的眼睛微微一眯。

  他当然知道池孤烟这妞的话,根本就不能相信,而且,最主要的是池孤烟居然用了“尽心尽力”这四个字。

  可能吗?

  说句不客气的……

  自己又不傻!

  什么尽心尽力?这都是扯蛋,这个世界上,有哪个输了赌约当丫环的,会真心实意的来侍候?

  不过就是走个过场而已。

  “对,正面,你只要到我正面,当着我的面把我打晕,我输了赌约,自然会听你的!”池孤烟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啊,我答应你……才怪!”方正直听到这里,也爽快的点了点头,接着,手掌也直接往上微微一抬,便朝着池孤烟的后颈部一掌劈了下去。

  傻子才去正面呢!

  什么强扭的瓜不甜,聪明人都知道,首先你要有个瓜,然后,才能去想着这个瓜甜不甜的问题。

  面对池孤烟这样浑身带刺的妖孽。

  如果还去痴心妄想什么心甘情愿,百依百顺,那这个人的脑袋,绝对是被门给夹了,而且,还是夹扁了。

  方正直没什么太高的要求。

  有瓜即可。

  至于,池孤烟到底是尽心尽力,还是泪流满面,或者是欲拒还羞,这些都没有那么的重要。

  “小贼,无耻!”池孤烟在这一刻似乎也感受到了背后的劲风,不得已的情况下终于动了。

  虽然,她的一只手依旧执着笔,可是,身体却已经转了过来。

  而且,另外一只手,更是亮起一抹璀璨的星光,没有任何留手的,直接就朝着方正直的胸口拍了过来。

  ……

  池孤烟的突然出手,自然也让她的后颈位置往一旁边移了半寸

  而这样的半寸,便也使得方正直的这一掌,并没有拍中池孤烟的后颈,而是拍在了池孤烟的一只肩膀上。

  接着……

  方正直便感觉胸口传来一股强大的冲击力。

  “够狠!”方正直很清楚的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有一种要飞的感觉,可是,强烈的执念还是让他不甘心就这样飞退开去。

  所以,他拍向池孤烟肩膀的那一掌也在瞬间改掌为爪,死死的扣住池孤烟的肩膀,让自己不至于被一掌拍飞。

  这样一来,池孤烟的身体自然也被带动了。

  原本侧转过来的身体,瞬间也因为方正直的这一拉而不由自主的倒入了方正直的怀抱里。

  一瞬间,方正直也有一种抱了块暖玉的感觉。

  细腻,柔软,而且,还有温温的热度,他的身心都有些微微的荡漾,但是,也仅仅只是荡漾而已。

  现在的情况下……

  显然不是马上堕落的时候,只要能在赌约上拿下池孤烟,那么,往后的日子,便可以尽情的荡,尽情的漾了。

  方正直知道轻重,所以,自然也不会留手。

  手掌再次抬起,便准备趁着这个天赐良机,对准池孤烟的后颈再拍一次,务必要将池孤烟在怀里直接给拍晕过去。

  可就在他的手抬起的一瞬间,一种更加细腻的感觉也从他的手臂上传了过来,目光一转,耸也看到了一条蛇尾。

  淡淡的色彩在鳞片上闪烁着幽幽的光芒。

  “嗯?”方正直的反应不得不说真的很快,一只手被缠住,他也果断的又抬起另外一只手。

  但是……

  正在他另外一只手刚刚抬起的时候,他也突然间感受下面一紧,那是一只脚,一只后勾的脚,而且,正好勾过他的胯下。

  “……”方正直的思维在这一刻终于停顿了一下,他是真的没有想到,池孤烟的近身战,居然还有着这样“狠毒”的一招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脑海中莫名的响起了以前世界中听过的一首非常流行,又非常好听的歌曲。

  你好毒,你好毒,你好毒,呜呜呜。

  你越说越离谱。

  我越听越糊涂。

  你好毒,你好毒,你好毒,呜呜呜。

  打死不肯认输。

  还假装不在乎。

  ……

  而就在他脑海中的声音还没有响完的时候,一种浑身被崩紧的感觉也再次传了过来,那是一种身体被缠住的感觉。

  原本缠在他手臂上的那条蛇尾,此刻也直接将他的两只手和脚完全缠住。

  不单如此。

  池孤烟那只勾起的脚,更是死劲的继续往上勾,感觉上就像是整个人和那条蛇尾都完全缠在了方正直的身上。

  “这就是传说中的金蛇缠丝手吗?”方正直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笑,还是该哭,但这些显然已经不重要的。

  重要的是,池孤烟做完这一切后,那只握着笔的手竟然也再次动了起来,浓厚的墨汁开始飞速的向着下方延伸。

  竟然延伸出一条四爪龙身。

  “稍微忍一忍,很快就结束了,低等仆人!”池孤烟的嘴角在这一刻也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神情间完全没有了刚才“乞求”时的可怜。

  有的只有飞扬,无限的飞扬。

  感觉上,就像是达成了一种极高的成就,让她的脸上都飞起了两朵如红霞一般明艳的红晕。

  显然是异常的开心。

  “卑鄙,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有血脉天赋吗?有本事我们都不动用血脉天赋,公平一战啊!”方正直的双手双脚完全被缚住,双腿还要死命的夹紧。

  整个人的姿势可以说是处于一种极端的古怪状态,根本就没有办法正常的对池孤烟造成伤害。

  “你有血脉天赋吗?”池孤烟一边继续画着图,一边随口回道。

  “当然有!不信你放开我,我展露给你看一下!”方正直一脸“坦诚”道。

  “呵呵……无耻小贼,你以为我会信你?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,好好的考虑一下当低等仆人后,该怎么侍候我这个主人!”池孤烟一边说的同时,竟然已经忍不住隐隐的笑了声来。

  “还侍候你?你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赢了我,我不服,而且,就算你赢了,我也不会尽心尽力的!”方正直继续说道。

  “没关系,我不介意。”池孤烟脸上的笑意更甚。

  “放开我!”

  “不放。”

  “你快放开我!”

  “我就不放。”

  “你真不放?”

  “当然不放。”

  “我咬你了哟!”方正直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,双手双腿没有办法动弹?那怎么办,没关系,他还有牙。

  “有本事你就咬……嗯?无耻小贼,你敢!”池孤烟下意识的回了一句,然后,也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  可是,已经晚了。

  被逼急了的方正直,真的一口咬了过来。

  而且,因为被她的脚勾中的原因,方正直的身体也直接从她的后背斜划到了她的侧面,嘴唇也直接从她的脸上划过,接着,便准确的印在了她的唇上。

  “呜……”池孤烟脸上原本的笑容在一瞬间也凝固了,接着,她也下意识的开始挣扎,可是,这显然是没有什么用。

  方正直似乎刻意的的吻在她的唇上,无论她怎么挣扎,都避不过方正直的唇,而且,因为她的挣扎,还让方正直找到了机会撬开了她的嘴唇。

  “呜呜……无耻小贼,你太天……天真了,呜……这种轻薄……对我……对我无用……”池孤烟在挣扎了片刻后,竟然很干脆的选择了顺从。

  开始任由着方正直来施为。

  而且,还一边任由着方正直施为,一边继续画着图画,那浓厚的墨痕,已经马上就要形成龙尾。

  这无疑就让方正直感觉到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热度。

  “不会吧?这一招,居然在池孤烟身上失效了?”方正直觉得一个人可以有很少的弱点,甚至只有一个弱点。

  但是,完全没有弱点,怎么玩?

  弱点……

  肯定有弱点!

  如果不是性格上的,也不是实力上的,那么,便只能是身体上的。

  身体?!

  对了,就是身体!

  方正直的眼睛再次一亮,紧急情况下,他也顾不得什么无耻不无耻的了,直接就开始朝着池孤烟的其它部位咬了过去。

  脸颊?

  不是,完全没有反应!

  脖子呢?

  也没有太大的动静!

  那么,再试一试耳后根……

  “呜……”就在这一瞬间,池孤烟的身体也猛的颤了一下,这是一种不算太明显的颤动,显然池孤烟是在极力的压制。

  可是,方正直却知道,他最后的机会已经来临了。

  因为,就在池孤烟的身体一颤的瞬间,原本缠在他手臂上的蛇尾也微微的松动了一丝,很小的一丝。

  但就是这小小的一丝,却让他的手臂在一瞬间也脱了出来。

  下一刻,方正直的手也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,飞速的抓住了池孤烟那只握着笔的右手,然后,使劲的往下一带。

  笔松!

  时间在这一刻,几近凝固。

  方正直的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白纸,而池孤烟也同样盯着面前的白纸,四目中尽是紧张与期待。

  然后,诡异的一幕也出现了。

  原本应该消失的墨汁却并没有消失,而是慢慢的有了一丝变化,接着,竟然在白纸上缓缓的游动了起来。

觉得本文有用,您可以收藏分享:
更多
网站首页 - RSS订阅 - 网站地图 - 返回顶部